欢迎访问:婷婷色香六月缴情综合-五月婷婷丁香花综合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抱玉轩

抱玉轩



  我的性生活史从我13岁时的一个炎热的夏天的晚上开始的。

  我和我11岁的小妹睡在一张床上。

  我的父母是很讲究家庭成员间的和睦的。

  因此,不但我和我小妹是睡在一张床上的,我的14岁的哥哥也是和我12岁的小弟睡在一起的。

  我和小妹虽然一直睡在一起,但我们之间从来也没有一点跟性有关的东西。

  只是有时当小妹睡着了不小心把手臂放在我胸口的那对刚发育的小蓓蕾上时,我会感到一些莫名的快感。

  但这次把手放在我胸脯上弄醒我的却不是小妹,而是爸爸。

  我揉揉眼睛,看到爸爸也在弄醒小妹。

  “怎麽了?有什麽事吗?”

  我们几乎异口同声地问道。

  “快起来,爸爸带你们去看一件有趣的事。”爸爸说。

  小妹和我立刻就爬了起来,并没有再穿衣服。

  因为看着我们的是爸爸,所以并没有感到什麽难为情。

  当时我只穿这一件T恤衫和短裤,而小妹光着上身只穿着她的短裤。

  爸爸这时也只穿了一件他的睡衣。

  我忘了说了,我爸爸那时才40岁,人很健壮也很英俊(至少我这麽认为)。

  我们跟着爸爸来到楼下我们兄弟的房间。

  “不要出声。”

  爸爸一边轻声地嘱咐我们一边把门轻轻地推开一条缝。

  我屏住呼吸偷偷朝里看去。

  天哪!

  要不是爸爸及时用他那强壮的手臂捂住了我和小妹的嘴,我们都要惊呼出来。

  一轮明月照亮了我兄弟的房间。

  我哥哥正两腿分开坐在床边上。

  而我小弟却跪在他两腿之间正在吮吸哥哥的六英寸长的硬硬的阳具。

  他一会把哥哥的阳具深深地吸进嘴里,一会又把鸡巴横放在嘴里舔着,有时他还抬起他哥哥的阳具轮流吮吸下面的两个睾丸爸爸轻轻把我搂近他的身体。

  我可以感到一跟硬硬的东西顶在了我的屁股上。

  啊!那是爸爸的阳具!

  我偷偷向左面看去,小妹睁着她那对美丽的大眼睛好像呆住了一样。

  我不知道她是被看到的事惊呆了呢,还是因为爸爸的左手正在爱抚她的小屁股。

  爸爸的手并没有一直呆在小妹的小屁股上。

  一会就从小妹的屁股移到她的肚子上,接着又开始抚摩她那刚刚开始发育的胸脯。

  我把视线从小妹那里移开,这时我清楚地感觉到爸爸坚硬的阳具紧紧地顶在我的背後。

  他的右手也在抚摩我的胸部。

  在这天晚上以前,我从来也没有看到过勃起的阳具。

  但此时不但我看到我的小弟在吸我哥哥的,而且我的爸爸也在用它紧紧地顶着我的股缝。

  一声呻吟声把我的注意力吸引到我兄弟房内的床上。

  哥哥的臀部从床沿上抬了起来,似乎把他那六英寸长的阳具完全地插入了小弟的嘴唇。

  小弟吸了一会就吐出他哥哥的阳具,低头从床底下拿出一罐胶冻一样的东西。

  他打开盖子挖了一块出来,把一部分涂在了他自己的屁股上,剩下的就全涂在了哥哥的阳具上。

  哥哥向後躺倒了床的中央,用右手用力地把胶冻涂遍整个阳具。

  小弟也上了床。他分开两腿跨坐在哥哥身上。

  他把哥哥的阳具放在他的屁股底下,慢慢地坐了下去。

  我惊奇地发现哥哥的阳具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消失在小弟的屁股里面。

  小弟一面动着屁股一面向下坐了下去。

  哥哥扶着他弟弟的屁股,也发出了快乐的呻吟。

  终於,小弟的屁股蛋坐到了哥哥的大腿上,可以从他屁股底下看到哥哥的阴毛。

  休息了一下,小弟开始呻吟着上下耸动着他的屁股。

  从我的角度,我可以看到我小弟的阳具好像只有四寸长。

  一会儿,小弟低下头吻上了哥哥的嘴唇。

  我甚至可以听到他们舌头在相互吮吸时发出的“啧啧”声。

  “他们到底在干什麽呢?”

  我看着我的哥哥和小弟喘息着耸动他们的屁股,心里疑惑着。

  “操!他们在做爱!我的哥哥和小弟在性交!!两个男孩子在性交!!”

  这时我感到爸爸的阳具在我背後一下一下地轻轻地顶着我的屁股。

  我的爸爸也想跟我做爱吗?

  还有小妹小妹?

  小弟坐了起来,那夹着哥哥阳具的屁股上下耸动的越来越快。

  哥哥也呻吟着用力抓住小弟的屁股,一会把他的屁股推上去,一会又拉下来……他的手指几乎都抓进小弟的屁股上的肉里去了。

  马克低声地嘶叫着上身向後仰去。

  他的两只手抓住了哥哥的小腿,支撑着他把屁股拼命抬起放落。

  我看到哥哥阿立克斯的脸,他的脸上是一副非常强烈的表情:他的嘴唇抿得紧紧的,眼睛也紧闭着。

  突然,小弟那直挺挺的阳具里射出了一道又一道的白色的东西,一直射到哥哥的胸口,有的几乎射到了他的嘴上。

  ‘哥哥射到小弟屁股里的也是这种东西吗?'

  我正寻思着,哥哥的一连串低叫让我震惊了:“操我的鸡巴,小妹……让哥哥的鸡巴操进你们小穴里……操你的小穴,小妹……”

  他的屁股在一阵抽搐中用力抬离床垫,把小弟的屁股顶得高高的。

  然後只听“噗”的一声,他的阳具抽离了小弟的屁股,我看见一道白色的东西从他的龟头上流了下来。

  ’我的哥哥想要跟我和小妹做爱?‘

  我转过头看小妹。

  她也满脸疑惑的看着我。

  我很想知道她的短裤是否也像我的一样的湿了。

  几秒钟後当哥哥和小弟结束了他们的性交後,爸爸轻轻推开门,把我们温柔地推到床边。

  我们闻到一种性的气味!

  “好了,男孩们,你们一直在做什麽呢?”

  爸爸用一种平静的口气开口了。

  我从来也没有看到我的兄弟们的动作有这样快。

  他们飞快地分开并试图用床单把自己盖住。

  “别担心,男孩们。”

  爸爸用一种调侃的口气说“我不会为了你们在相互操屁股而发疯的。我知道那种感觉很好。但让我不安的是:你们为什麽只是你们两个男孩玩,而忘了你们的小妹?”

  这是爸爸的手拉住了我的T恤衫并一下子把它脱了下来。

  我那时才五英尺高,胸脯正在发育,但A杯罩的胸罩已经开始穿不下了。

  晚上的空气是那麽的凉爽,我的上身刚刚赤裸,我就感到我的奶头开始硬起来了。

  我发现我的哥哥在紧盯着我的乳房看时,他的阳具也开始树了起来。

  这让我感到非常的骄傲。

  爸爸把我的短裤脱到了屁股下面,我扭了几下就让它落到了脚面上。

  现在我完全赤裸地站在我爸爸和我兄弟们的面前。

  我扭头看到我的小妹也完全赤裸了。

  这时我才发现,我的小妹确实长的很漂亮了。

  我赤裸的肌肤现在可以直接感受到爸爸的阳具了。

  它是那麽的火热、那麽的坚硬、那麽的粗壮。

  我忍不住回过身去。

  爸爸的浴衣也已经落在他的腿边,他也是赤裸裸的了。

  我一把就抓住了爸爸的那个粗家伙。

  啊!爸爸的东西好大啊!差一点我的手就不能环握了。我用手量了一量,爸爸的阳具大概有8英寸长!

  下面还有一个巨大的阴囊。

  我用另一只手托住它。

  嘻嘻,里面有两个蛋一样的东西。

  听学校里的女孩们说过,男人的精液就是从这里面生出来的。

  爸爸低下头开始吻我。

  开始爸爸的吻就像是蝴蝶亲吻花瓣一般,温柔的四唇相接。

  接着爸爸的吻开始热烈起来。

  我能感到爸爸在吮吸的我的嘴唇。

  然後爸爸的舌头也伸了进来,在我的牙齿上温柔的挑动着。

  我像触了电一般的悸动,我张开嘴唇把爸爸的舌头迎入我的口腔。

  我们同时吮吸着对方,我们的舌头相互交缠……我的左手抱住爸爸的脖子,我全身无力地倒在爸爸的身上,任爸爸的双手抚遍我的全身。

  这让我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渴望。

  我的手原来一直握着爸爸的阳具,但这时却发现有什麽东西碰着我的手。

  我抽空低头一看,原来是小弟正跪在地上舔着爸爸的阴囊。

  我连忙松开手,马克立刻就把爸爸的阳具吞到嘴里去了。

  爸爸立刻发出一声呻吟,接着就用力地抚弄我的身体。

  他的右手玩弄着我的小小的乳房,右手在我的小腹上轻轻地向下……向下……一直到了我的……我的阴毛在爸爸的手指下颤动,我的阴阜在爸爸的手掌中发热,我那柔软的阴唇中含入了爸爸的手指……啊!进去了,进去了……爸爸的手指在我的阴道中……我是多麽的快乐!

  我控制不住……我大声地呻吟着……我是多麽的快乐……我的下面已经湿了……我渴望着……我的阴部渴望着……不!我的小穴渴望着……渴望着有一根粗大的阳具……一个鸡巴插进来……爸爸!!奸淫我!插入我!!跟我做爱!!!

  我爱你,爸爸!

  “过一会。”

  爸爸推开了小弟,那个他满脸失望的儿子,我满脸羡慕的小弟。

  爸爸把我抱到了床上,亲吻着我,抚摸着我,告诉着我我有多麽的美丽。

  我的阴唇上顶着爸爸的那个硬东西,那是爸爸的阴茎,爸爸的阳具,爸爸的鸡巴……我看到爸爸脸上翻腾的欲火,我觉得我也被那火点着了!

  爸爸的鸡巴进来了。

  虽然是慢慢的,温柔的,但我还是有点疼。

  我知道接下来会有什麽。

  我们学校的女孩早就谈论过这些:如果你还是处女,那第一次是会有点疼的。

  爸爸又慢慢进去了一点。

  我感到我里面有东西被爸爸碰到了。马上就要来了!

  我紧张地抱紧爸爸,拉近爸爸的脸用我饥渴的嘴唇寻找着爸爸的嘴。

  爸爸温柔地回应着,把他的鸡巴抽出了一些,然後一用力……哦!天呐!好疼呐!!

  我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尖叫。

  我侧过头,看到我小妹。

  她紧张地跪在我们旁边,睁大眼睛紧盯着我的下面,我的插着爸爸那粗大的鸡巴的小穴。

  爸爸开始在我穴里面轻轻地抽动。

  我的感觉开始好了一些。

  但是过了一会,一种奇妙的感觉从的我小穴的深处开始发散开来……我不知道这是什麽,但我知道我更想要了!

  “你流血了!”

  小妹哭道。

  我感到小妹的手指在我的小穴下的屁股上擦了一下。

  当她把手指伸到我眼前时,我看到上面有一点血。

  “不……要紧,”我喘息着对小妹说“我没有……受伤。爸爸刚才……拿走了我的处女。”

  “疼吗?”

  小妹关心的问道。

  “是有点疼……现在好……好多了……越来越……哦……天呐……上帝呀……我受不了了……”

  我越来越激动,我的屁股不停地抬起……放下……抬起……放下……迎合着爸爸的每一次冲击。

  爸爸的手在爱抚着我,爸爸的嘴在亲吻着我,我的身体,我的乳房……被被爸爸亲吻、爱抚的感觉是那麽的好。

  但再好也比不上爸爸的鸡巴在我小穴里的抽动时的那种忽而充实、忽而空虚的美妙……我的手紧紧抓住爸爸的屁股用力地把它往下按。

  我的双腿高高地举起,然後紧紧地箍住爸爸的腰。

  我好像被接进了一个电源插座……

  不!

  现在我就是一个插座,我已经在满负荷之中……我快要疯狂了!

  就在我几乎要是去一切感觉时,爸爸开始改变了他抽插的方式。

  他慢慢的,一下一下……

  越来越快,然後突然停了下来。

  我感到一股滚烫的液体射进了我的阴道深处……我的眼前冒出一道道的金光……我不知道自己在那里了……

  从来也没有什麽感觉像我的第一次高潮那麽的舒服!!

  那麽的刺激!!!那麽的爽!!!

  我知道,爸爸的精液充满了我的阴道!

  我知道我可能怀孕。

  但这跟爸爸给我的快乐相比又有什麽大不了的呢?!

  当我软倒在床上时,爸爸也重重地倒在我的身上,压得我几乎受不了。

  谁能想到就在刚才,我用我的小小的屁股就能把爸爸高高地抬起!

  爸爸体贴的翻到我的身边,温柔地开始吻我。

  我也热烈地回应着。

  我们俩都在急促地喘气。

  爸爸侧过头舔着我的耳垂,在我耳旁轻声地说:“谢谢你!我的乖女儿。”

  当爸爸拉起我时,我看见我两腿间的床单上留下了一摊红色的湿痕。

  我试着坐了起来,但身体软的一点力气也没有。

  这时爸爸拉过了小妹并搂住了她。

  然後他们坐到了我的身边,爸爸一边玩弄着小妹的长发一边开始吻她。

  我看到小妹伸出她粉红色的小舌头热烈的回应着爸爸。

  这时我感到有一双手在抚摩着我。

  噢,是我的哥哥。

  他抚摸着我的大腿,玩弄着我的小穴;他的另一只手从我的胸膛爱抚到我的小腹。

  我哥哥的眼睛告诉我他想要什麽!

  “先去洗个澡,把你刚进过屁眼的鸡巴洗乾净。”

  爸爸笑骂道,看着哥哥带着一副受伤的表情离开我。

  但这时又有一双手伸到了我的身上:我的小弟靠了过来。

  他的鸡巴硬硬的,比我刚才看到的要大多了,大概有五英寸长,也很粗。

  小弟的吻和他的爱抚一样是那麽的温柔,甚至比爸爸的还要温柔……当他吸我的奶头时,他的嘴唇是那麽的温暖。

  我感到自己的身体再次开始发热,那一种骚动又一次涌满我的全身。

  突然小弟的嘴唇开始很快地向下移去,知道我的阴毛能感到他呼吸的热气为止。

  他开始舔着吻着我刚刚被爸爸插过的小穴。

  “哦……啊……”

  我再次的忍受不住了,我的屁股拼命地抬起,向上迎接我小弟的嘴唇和他那灵活的舌头。

  慢慢的,小弟的嘴向上移动着,从阴唇到阴蒂,从阴阜到肚脐……当他的嘴唇在我的两个乳房上轮流吮吸时,我的身体一次又一次的发出颤抖。

  最後我们两唇相吸,我们的舌头相互纠缠、探索。

  虽然比不上爸爸给我的初吻,但也足够让我销魂了。

  就在我刚发出一声呻吟的时候,他的鸡巴插进了我湿漉漉的阴唇!

  小弟的鸡巴虽然没有爸爸的长,但很粗。

  我喜欢这种不一样的感觉,不同的鸡巴在我阴道里抽插所带来的不同的快感。

  我们开始做爱,我和小弟开始做爱。

  我的唇紧含着小弟的嘴唇,我的双腿紧紧盘在小弟的腰上,我的双手紧按着小弟的屁股,让他在他姐姐的穴里插得更深……突然我听到一声尖叫,回头一看爸爸正在把他的坚硬的鸡巴插入小妹那还没有长毛的娇嫩的11岁的小穴中!

  不一会儿小妹就开始在床上扭动起来,看来她尝到了小穴中平生第一次的骚痒,与爸爸给她解痒时的快乐。

  我知道她所尝到的滋味,我也爱上了这种感觉。

  我自己的骚痒也越来越厉害。

  然而当我刚刚开始尝到一点爽的感觉时,小弟却已经把他热流射入了我的身体。

  他抱歉地吻了我一下,从满脸失望得我身上翻了下去。

  这时我看得哥哥站在床边。

  他已经洗好澡,正在摸着他那漂亮的6寸长的鸡巴。

  我伸手拉住哥哥的鸡巴,把他拉近我。

  他漂亮的鸡巴在我手中勃勃跳动。

  我忍不住在他又圆又亮的鸡巴头上舔了一下。

  这时我第一次尝到男人鸡巴的滋味。

  我把他的鸡巴含进了嘴里,开始用力地吮吸起来……哥哥抓住我的膝盖分开了我的大腿。

  我以为他要插我了便吐出他的鸡巴。

  但他跪下後,托起我的屁股却没有舔我,而是把一条毛巾垫上刚才爸爸和小弟跟我做爱时弄湿的床单上。

  我抬起屁股让他铺好毛巾。

  然後,他伏到了我的身上,用他的右手把他的鸡巴对准了我两腿的中间。

  当他的鸡巴插进我时,我感觉到滋味又有不同。

  他的鸡巴没有小弟那麽粗,也没有爸爸那麽长。

  唯一相似的是他插入我时跟爸爸一样的有力。

  但哥哥没有像爸爸和小弟一样边插边吻我。

  他的注意力都放在他的鸡巴上,他操的是那麽的好!

  他的屁股慢慢的转动者上下抽插,让我感觉到被人操穴从来都没有的、那麽的舒服!

  我似乎能理解为什麽小弟会喜欢他插屁股了。

  我听见小妹开始大声地呻吟。

  爸爸开始加快操她的速度。

  小妹的身体像一个橡皮玩偶一样在床上弹上弹下。

  但她的两条细嫩的大腿却紧紧地缠住爸爸的屁股不肯放下。

  我感到哥哥开始配合起爸爸的频率在我穴里插进抽出。

  我也紧密地配合起他来。

  我感觉实在太好了!

  突然哥哥的鸡巴用力插到了我的深处,在我的花芯上碾了两下。

  他的冲力是那麽的猛,以至於我的屁股被高高的抬离了床面。

  他的精液猛烈地冲击着我的子宫!

  我的全身在发抖!

  我的小穴在抽搐,挤压着哥哥的鸡巴……

  虽然哥哥的精液可能让我怀孕,但我已经什麽都不在乎了!

  此时我只想有更多的插入,不管这鸡巴是爸爸的、哥哥的还是小弟的!

  这时小妹也从爸爸身上下来了,小妹的脸上充满一种奇特的神采。

  我想我的脸上也一定一样!

  那是一种初尝性爱神奇魅力的女性所特有的满足和期待!

  这天晚上小妹跟她的两个哥哥都做过了爱。

  小弟一直把小妹抱在自己的身上让哥哥操她,直到小妹的高潮到来。

  爸爸抱着我在旁边看着。

  我以为爸爸在跟我们姐妹俩--他的两个女儿都做过爱後一定已经精疲力尽了。

  但我错了!

  当他看着他的两个儿子和他的小女儿在床上翻滚时,他的阳具又硬了!

  爸爸把我翻了过来,抱着我的屁股像狗异样从後面插进我淫水淋漓的小穴。

  2

  我们直到星期六的早上才睡觉。

  马克和我跟爸爸睡,小妹和哥哥一起睡,或者说小妹试着睡。

  她告诉我,她有好几次是被穴里哥哥的鸡巴的抽动弄醒的。

  我们醒来时都错过了早餐时间。

  所以我们的早餐是跟午饭一起吃的。

  吃完饭,我们都来到客厅看电视。

  这时我们仍然都是一丝不挂,但此时我们彼此再也不会感到难为情了。

  但我和小妹实在是需要去洗一洗昨晚那场伟大的做爱所留给我们的污秽了。

  当我们回到客厅时一件最令人吃惊的事发生了:小弟正在吸爸爸的鸡巴!

  接着我们三个人惊奇地看着爸爸把他那8英寸的鸡巴插进了马克--他小儿子的屁眼!

  这时,哥哥的手伸到了我的屁股上温柔地抚摩着。

  我回头看着哥哥。

  他眼里的欲望是那麽的强烈!

  他拉起我的手放到他的阳具上。

  哦!

  那是多麽的粗、多麽的硬、多麽火热!

  小妹微笑着看着我慢慢跪到地上,把哥哥的阳具含进嘴里。

  哥哥的手轻柔地抚摸着我的头发,他的嘴里吐出一连串爱的细语。

  这时一双冰凉的小手开始爱抚我的身体。

  那是小妹的。

  她的手掌轻抚着我的乳房,并用她的手指捻着我的乳头。

  她的柔软的嘴唇划过我的脸颊,然後和我一起为哥哥口交。

  我们不是一个吸龟头一个舔棒身,就是轮流把哥哥的两个睾丸含进我们的嘴里。

  一会,小妹离开我们。

  但接着我就感到她跪到我的身後。

  她的嘴唇和舌头开始到处舔或吻我的屁股。

  不久我就感到她的手指开始抚弄我的屁眼。

  开始她是连我的小穴和屁眼一起上下的玩弄。

  因为被弄的有些舒服了,我的屁股随着她的抚弄而左右扭动着。

  但是她的一根手指插进了我的屁眼。

  开始的感觉很奇怪,但接着我就感到一种全新的快感。

  小妹的手指开始在我的屁眼中来回抽插,而同时我的头也随着哥哥的鸡巴上下摆动着。

  当小妹的手指离开我的屁眼时,哥哥也从我嘴里抽出他的阳具,跪到我的身後。

  我以为他要插我的穴了,便翘高我的屁股。

  但立刻我就发觉他的龟头插进了我的屁眼!

  剧烈的疼痛让我不由得回头想制止哥哥的进犯。

  然而就在这时,小妹的嘴唇吻了上来,堵住了我的嘴。

  她的舌头在我嘴里搅动着,把哥哥的大肉棒插入我屁眼时的疼痛,和我的尖叫都堵回我的嘴里。

  这时,哥哥的肉棒已经插到了根部,我的阴户已经能感到她的睾丸拍上去的感觉。

  这时我的感觉很像我被再次开苞一样,一个小小的疼痛,紧接着带来许多的快乐。

  我很快就开始习惯了哥哥在我屁眼里的抽动。

  同时,我也喜欢上了跟小妹一起相互热吻。

  偶然,我的眼角扫到了小弟和爸爸。

  他们已经换了个姿势,让小弟背对爸爸坐在他的鸡巴上,以便他们俩都能欣赏我们在做什麽。

  小弟的鸡巴再次硬了起来,看来他显然很享受爸爸那8寸长的鸡巴在他屁股里的抽插的感觉。

  我可以肯定我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肛门性交。

  那种强烈的冲击带给我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就在我达到高潮的同时,我看到小弟也把一道白色的液体射到了地毯上。

  哥哥抽出他的鸡巴,拉起了瘫软无力的我。

  而他这时并没有射精。

  就在小妹看着我们四个人纷纷达到高潮时,哥哥从他後面抱起他的屁股,在一声尖叫声中插进了她的屁眼。

  我们一直玩到晚上才一齐出去吃了顿晚饭,并看了场电影。

  3

  我一直担心妈妈回来後会怎麽样。

  如果她发现我和小妹跟爸爸哥哥他们做过那种事,她会怎麽样呢?

  我们听说,有一个女孩在跟爸爸作爱时被妈妈发现。

  结果爸爸进了监狱,女孩被送进了教养院。

  我不想我们也遇到这种事。

  终於,妈妈要回来了。

  爸爸到机场去接妈妈去了。

  我们开玩笑说,如果爸爸在跟我们来个一两场畅快的性爱後去机场,他会显得更性感、更漂亮。

  当妈妈回到家里时,我们都扑上去迎接她。

  妈妈挨个吻着我们每一个孩子。

  我看到哥哥在妈妈吻他时突然缩了回来,同时他的脸上表现出一种尴尬滑稽的表情。

  在我跟妈妈亲吻时,妈妈不但吮吸我的嘴唇,而且我感到妈妈的手捏了一下我的胸部。

  这时我有点醒悟了,为什麽哥哥刚才会有那种表情。

  在妈妈吻小弟时,我注意到妈妈的手在裤子外面握住了小弟的鸡巴。

  当然,小妹在妈妈吻她时,也向我扫过一道惊异的眼神。

  爸爸一直跟在妈妈的身後。

  当妈妈吻小妹时,他伸手解开了妈妈长裙的衣带。

  就在妈妈放开小妹,站直身子後,妈妈的那件洁白的长裙滑落到地板上!

  妈妈的裙子里什麽也没有穿,她现在是那麽的赤裸、那麽的……美丽!

  妈妈把小妹的脸拉到了她的胸部。

  小妹张开嘴含住了妈妈的右边的乳房。

  妈妈发出了低低的呻吟。

  妈妈的眼睛扫向我。

  我不能控制地上前吻住了妈妈的另一只乳房。

  这时爸爸的手伸到我身上,开始脱我的衣服。

  不一会儿,我和小妹就跟妈妈一样的赤条条了。

  哥哥和小弟飞快的脱掉了他们的衣服。

  但比起爸爸,他们还是显的太慢。

  爸爸已经来到妈妈的身後并蹲了一下。

  虽然看不见,但我已经知道爸爸的阳具已经插进了妈妈的身体。

  哥哥也从後面抱住了我,小弟也站到了小妹的身後。

  如果不是爸爸阻止,他们的龟头已经伸进了我们的阴唇。

  “你们应该先爱你们的妈妈,再去干你们的小妹。”

  於是,男孩们的鸡巴离开了我们饥渴的骚穴。

  为了安慰我们,妈妈往我们的穴里插进一个手指。

  以前,我们被爸爸和我们的兄弟们用手玩过穴,但是妈妈确实知道如何用手指来玩穴。

  我的嘴离开了妈妈的乳头,快活地呻吟起来。

  我和小妹都压抑不住我们的兴奋,轮流和妈妈热吻着。

  我们饥渴的嘴唇吻的又深又长。

  我是第一次和妈妈这样接吻,我渴望着妈妈的吻能够印在我的还没有长毛的骚穴上!

  妈妈随着爸爸的动作跪了下来。

  爸爸在她的身後用力的操着妈妈。

  爸爸的重重的呻吟告诉我们,他在妈妈的穴里插得又多麽深、多麽用力。

  终於爸爸从妈妈穴里抽了出来。

  但哥哥跟着就跪到妈妈的屁股後面。

  他一边插进妈妈的穴内,一边迫不及待地玩弄妈妈她那对美丽的双乳。

  小妹和我并没有离开,因为妈妈让我们躺在她面前,并把我们的穴对着她。

  当妈妈的舌头伸进我的穴内时,我是多麽的惊奇!

  哦!

  妈妈,你是真的知道如何用舌头来玩你女儿的穴!

  你真让我快活死了!

  妈妈舔了我一会儿,就去舔小妹的。

  她用她的手指代替她的舌头,在我的穴里掏弄着。

  虽然这远远不够让我满足,但也足够使我疯狂的扭动我的身体。

  此时,我是多麽需要有一个鸡巴插进我的穴里啊!

  小弟这时真是帮了我们。

  他一直在吸着爸爸的鸡巴,很快就让爸爸又重振雄风了。

  爸爸从正在被妈妈舌奸的小妹身边拉开我,狠狠地把他的鸡巴插到了我的花心。

  这让我一下子就达到了一个从未有过的高潮。

  我疯狂地挺动着我的屁股,去迎接爸爸的鸡巴,和爸爸一次又一次的冲击。

  大概时哥哥射进了妈妈的体内,我听到了妈妈的一声很大的淫叫声。

  但哥哥的鸡巴还是涨得很硬。

  当他从妈妈的穴里拔出後没有浪费时间,爬到小妹的身上就插了进去。

  於是紧接着妈妈的尖叫後,就是小妹的一声惊呼。

  我们一家都沉沦在放荡淫乱的乱伦交媾之中!

  我跟爸爸在作爱,哥哥和小妹在插穴,小弟也把他的鸡巴戳进了妈妈的淫穴中!

  而我们每个人都开心的看着家庭中其他成员的放浪淫糜的乱伦动作……4我们的家庭淫乱群交盛宴一直持续了两天。

  然後,在稍事休息後,妈妈宣布今天是我们家庭的“妇女节”。

  她告诉爸爸和她的儿子们,今天整整一天他们男生不能碰我们女生,更不要说性交了!

  不过呢,他们可以看着我们自己女生对女生玩。

  我想妈妈说的自己玩,是不是就是意味着那些我所看到过的,她藏起来的那些假阳具?

  啊!那些可比爸爸的鸡巴要更大啊!!

  妈妈和小妹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我也坐到妈妈的另一边。

  妈妈开始轮流吻我们,并且吸我和小妹还没有怎麽发育的乳房。

  妈妈的手指一边一个玩弄着我们的小穴。

  然後妈妈坐到了地板上,把一个最小的假阳具插进了我的穴里。

  当那塑胶龟头伸进我的阴道时,妈妈把她的嘴唇凑到我阴部最柔嫩的地方,温柔的吸噬着那里。

  接着,她打开了开关!

  啊!哦!……啊啊……

  那是一种什麽感觉啊!我从没经受过那种滋味!

  阴道里那种强烈的震动,妈妈捏着假阳具还在不断的抽插、搅动!外面,是妈妈的嘴唇在用力的吸、舔我的阴唇、我的阴蒂……哇!我是不是在天堂!?

  但是我也看到了一场我以前没有看到过的场面。

  爸爸坐在我们对面的沙发上。

  他正在吻着哥哥,而小弟在轮流吸着他们俩的鸡巴。

  起初哥哥好像很不习惯。

  他试着想推开爸爸。

  但是小弟那高超的吸鸡巴的技巧,和爸爸的温柔的热吻及爱抚很快就让他放弃了抵抗,和他们缠到一起。

  爸爸轻轻的搂住哥哥,把他的头往下按去。

  哥哥犹犹豫豫的慢慢的把嘴靠向爸爸的鸡巴。

  而小弟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哥哥的鸡巴上,全身心的用嘴来取悦他。

  终於,哥哥的嘴张开了,开始慢慢的舔吸爸爸的龟头,直到把爸爸的阳具全部含进他的嘴里。

  他开始了他的第一次对男人的口交!

  我把眼睛闭上,以便尽情享受妈妈所给我的快乐。

  当我睁开眼时,第一眼就看到小弟正在用手指把一块软膏涂进哥哥的屁眼。

  接着爸爸把他的阳具插进了哥哥的屁眼。

  随後我意识到爸爸和小弟正合伙摆弄哥哥。

  因为过去哥哥和小弟玩时,一直是他在插小弟的嘴巴赫屁眼。

  他从来也没有肯为小弟吸过鸡巴,或让小弟插过他的屁眼。

  终於让小弟和爸爸合伙报了仇!

  当妈妈从我的阴道里抽出那假阳具时,我好像从天堂跌到了地狱。

  但是不一会,随着一跟更粗的插入,我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疯狂。

  妈妈松开了我开始在小妹身上施展她的快乐魔法。

  全身酸软的我从沙发上滚了下了。

  我从地毯上向爸爸他们爬去,好更清楚的看看爸爸他们的新游戏。

  爸爸的鸡巴不停地在哥哥的屁眼里抽出、戳入。

  他们两人都沉浸在这肛门性交里面。

  哥哥跟爸爸用同样的频率呻吟着。

  但哥哥的鸡巴仅仅是半硬着,随着爸爸的插入和拔出来回的晃动。

  突然从哥哥的半硬的鸡巴中射出了他的第一阵精液,落在我眼前的地毯上。

  紧接着第二股精液射到了我的脸上。

  然後随着他的鸡巴的晃动余下的精液射到了更远的地方。

  接着爸爸的鸡巴从他的屁眼里拔出。

  哥哥的身体被爸爸的动作像装了弹簧一样的弹得高高的,然後,又像一个被戳破的充气玩偶一样瘫到在地上。

  此时,一股股白色的液体从爸爸的鸡巴中喷出,飞得好远好远……而空闲了很久的小弟这时靠在哥哥的身旁,俯下身开始吻他。

  他的手熟练地玩弄着哥哥的鸡巴,把他泄软的鸡巴慢慢的弄硬。

  小弟边吻边抚弄着哥哥的身子,全身心的帮助哥哥恢复他的精力。

  直到哥哥的宝贝又勃起如初,满满一握时,他跨到哥哥的身上,把那硬挺挺的东西坐进自己渴望已久的屁股洞里。

  从那天以後,我们在家里可以跟家里的其他的任何一个人做爱,只要对方这时也想要的话!

  那是多麽美好、多麽刺激、多麽淫乱、多麽放荡的家庭乱伦快乐生活啊!

  但是再好的宴席也有散的时候!

  当哥哥16小妹13岁的时候,他们之间发生了一件事:哥哥给小妹买了一枚玩具戒指,而小妹称之为他们的“结婚戒指”。

  从此他们拒绝和其他人做爱。

  爸爸妈妈随他们的意,还给了他们一间自己的房间。

  当哥哥到欧洲大学读书时,小妹做为他的妻子也跟了去。

  并且她这时已经怀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有两个月了。

  他们现在生活在欧洲,已经有了四个漂亮的小孩。

  妈妈、爸爸、小弟和我在哥哥和小妹不再参加我们家庭群体淫乱生活後,一直保持着我们的集体乱伦性生活。

  但再也比不上过去那麽刺激了。

  我15岁时通过小弟遇到了我现在的丈夫。

  那是在哥哥和小妹开始同居後不久,小弟总是有很多时候不在家里。

  一天,我发现小弟和吉姆,一个17岁的邻居男孩,在一起走着。

  当我准备叫他们时,他们在一个茂密的树林里消失了。

  我跟在他们的身後进了树林,不一会就发现了他们。

  开始小弟和吉姆在接吻。

  接着小弟慢慢抱着吉姆的身子跪到他的大腿前。

  他解开了吉姆的裤带,把裤子连内裤一起拉到膝盖下面。

  天!吉姆的肉棒有这麽大!几乎有9英寸!

  那个巨大的怪物慢慢的消失在小弟的嘴里。但还是有一些露在外面。

  他们玩了一会,吉姆就脱掉了他的衬衫,踢掉落到脚踝的裤子。

  小弟也吐出吉姆的肉棒,站了起来。

  在他脱衣服时,吉姆打开一个帆布袋子,把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

  已经脱光衣服的小弟帮他一起铺开一条毯子。

  然後,吉姆躺了上去,小弟坐到了他的肉棒上。

  我以前虽然经常看到小弟被爸爸和哥哥干屁股,但从来也没有看到过这麽大的一根鸡巴竟然能插进他的屁眼!

  小弟的屁股一下子就把大肉棒吞了进去。

  接着他们就此起彼落的干了起来。

  不一会,我就看到小弟的鸡巴中喷出一道白光。

  啊!吉姆的第一波冲击就让他刺激到了高潮!

  在接下来的过程中,吉姆一直让小弟再泄了两次,才在小弟的屁股里喷出他的第一道精液。

  看着被撑得大大的屁眼里流出的白浆,我暗暗的打定主意。

  几天後,当他们再次向树林走去时,我偷偷的跟在後面。

  在他们铺好毯子时,我出人意料的把我赤裸的身躯抢先躺到了上面。

  那天,我第一次享受到了双重的性交。

  吉姆干着我的阴户,同时小弟插着我的屁眼。

  那天以後我深深的被吉姆迷上了。

  我只让吉姆一个人干我的穴。

  而爸爸和小弟只能尽情享受我的屁眼。

  因为我多麽想要一个吉姆的婴儿。

  在我16岁生日的前两个月,我终於怀孕了!

  爸爸和妈妈很高兴他们可以做外祖父母了。(哥哥和小妹这时还没有怀孕。)吉姆和我在我16岁生日时举办了隆重的婚礼。

  婚後,吉姆开始为爸爸的公司工作。

  我们结婚後虽然搬了出去,但还是经常回家参加我们的家庭乱伦性派对。

  几年後,小弟也结婚了。他娶的是一个很像很像小妹的长发的漂亮女孩。现在他们有了两个小孩。

  不过,小弟还是很喜欢让吉姆干他的屁眼。

  我在小弟来我们家时问他,为什麽这麽喜欢让人操他屁股,难道他不喜欢跟他妻子或我操穴吗。

  他回答说,他也很喜欢干女人的穴或屁眼,但是有的时候还是需要有一根又粗又长的肉棒来给他的屁眼里止止痒。

  而我的吉姆在他需要解痒时总是非常体贴地满足他的要求。

  爸爸和妈妈几年前就退休了。

  他们把家业交给吉姆和小弟,就驾着一辆很大的汽车房到处旅行去了。

  有时他们会打电话来告诉我们,他们在哪个小镇里有了一些什麽艳遇或性爱。

  最近我偶然发现我的12岁的儿子在跟他11岁的妹妹在玩操穴的游戏!

  而且他们干了好几个星期了。

  我把这告诉了丈夫,并且建议我们应该在他们干得起劲时抓住他们,就像12年前我抓住他和小弟那样。

  於是,我们在儿子在他妹妹的嫩穴里插得正开心的时候,站到他们的面前。

  几分钟後,我丈夫把他那9英寸长的肉棒全部插进了我们11岁女儿的穴里。

  而我们儿子则在他妈妈的教导下,施展他全身的解数,用他6英寸长的鸡巴来取悦他的妈妈。

  此後几天,我最大的甜蜜而狂乱的享受就是一边让我的女儿舔着我的淫穴,一边看着我丈夫抽插着儿子的洁白粉嫩的小屁股,直到儿子被爸爸操得把精液都喷洒到床单上。

  恍惚中,我年少时的场景又浮现在眼前。

  我的儿子女儿们又在重复我少年时的新奇快乐的乱伦生活。

  这一切都好像是一个完美的轮回的圆圈,代代相传。

  後记

  不久,小弟告诉我们,他的家里也发生了同样的事。

  於是我们两家开始了第一次的性爱派对。

  此後,我们的生活中还多了“交换”这个游戏。

  除了通常的交换妻子丈夫外,我们还用妻子交换丈夫。

  我们还有一个别人所没有的交换─交换孩子。

  最近,哥哥和小妹打来电话,说他们在假期准备带孩子回家看看我们。

  看来我们又会有好事发生了。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迷离的嫂嫂 下一篇:儿肏娘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